主页 > 重庆函授 > 论白居易任杭州刺史之心态

论白居易任杭州刺史之心态

2020-05-14 03:17:56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53)

  黄茂玲

  摘要:长庆二年七月,白居易诏除杭州刺史,任职时代,诗人广施惠政,深孚平易近望。比拟任职江州司马与忠州刺史时代,白居易的心态多了几分安然平静漠然,面对方圆的变更安之如命,看似萧洒的眼前实则隐蔽了难以闭幕的苦闷与忧愁。这时候代白居易的心态主要包罗以下两个方面:其一,随着年事衰老,极乐世界的心态;其二,“中隐”思维定型后,安分守己、沉着闲适的心态。

  关键词:白居易;杭州;心态

  白居易元和十五年奉召回朝除司门员外郎,在自忠州返京途中曾作:“万里路长在,六年身始归。所经多旧馆,太半主人非。”(《商山路有感》)“恻恻复恻恻,逐臣返乡国。前事难重论,少年不再得。”(《恻恻吟》)贬谪至江、忠二州的经历深深印刻在诗人的脑海当中,成为他的肉体桎梏,关于往事的记忆有形当中加重了诗人的不服安感,这使得曾历经持久熬煎的诗人不能不发生一种引身逃难的看法,这也为他以后主动请求出任杭州埋下伏笔。后白居易又除为主客郎中、知制诰,次年授中书舍人,但究竟照样激起不了诗人的宦情。任职中书舍人时代,白居易曾一度发生退隐的动机,“合口便归山,不问人世事”(《衰病无趣,因吟所怀》),经历了人生的大年夜起大年夜落伍,白居易末尾回忆起宦途经历的点滴,《曲江感秋二首》序曾言:“元和二年、三年、四年,予每岁有《曲江感秋》诗,凡三篇们便在第七集卷。是时予为左拾遗、翰林学士。无何,贬江州司马、忠州刺史,前年迁主客郎中知制诰,未周岁,授中书舍人,今游曲江,又值秋季,景物不改,人事屡变。况予中否后遇,昔壮今衰,愤然感念,复有此作。噫!人生多故,不知来岁秋又何许也!”浮生如寄,白居易不由得慨叹人生世事的无常,昔盛今衰的没法,不觉间已走向知天命之年,在长达六年的贬谪生活中,他不再汲汲于富贵荣华,而更存眷自身的安闲。

  长庆二年七月十四日,白居易由中书舍人诏除杭州刺史。掉掉落诏令后诗人欣然前去杭州,门路蓝溪作诗《长庆二年七月自中书舍人出守杭州路次蓝溪作》,“是行很是惬,所历良可纪。策马度蓝溪,胜游从此始。”表达自己关于出任杭州刺史这一职务的等待,同时欲望可以不枉此行,作者的宦情并未完整流掉,还是欲望为杭州的中央建立作出贡献。抵达杭州后,白居易广施惠政,为外地庶平易近所称道,明瞿佑《归田诗话》言:“乐天连为杭苏二州刺史,皆有惠政在平易近,杭则有三贤堂,并林和靖苏东坡祠之。”①任职杭州成为白居易人生最为自得的一段时间,一方面身为江南名郡的刺史,“兼仕禄”而又有山川为伴,另外一方面逃离了宦海排挤,可以独处一隅而自在闲适,心情畅快。白乐天的杭州诗虽偶有关于痛苦的宣泄之作,但更多明丽轻盈之作,诗人在外任杭州时代纵情山川,游踪普及杭州的大年夜小景点,留下了很多写景名篇。比拟任职忠州刺史时代,白居易的心态多了几分安然平静漠然,面对方圆的变更安之如命,将心坎的极端痛苦躲藏于山川之间,看似萧洒的眼前实则隐蔽了难以闭幕的苦闷与忧愁,代之以超凡脱俗的奔放立场,这时候代白居易的心态主要包罗在以下两个方面。

上一篇:片子工夫熊猫3剧情引见

下一篇:没有了